阿三撒

nice2cuagain.

现代paro
ooc
高中生羡。


是一个阳光正足的下午。
风扇吱呀,喧嚣嘈杂。
魏无羡昏昏欲睡。

原本就不是一品行端正的三好学生。魏无羡从抽屉里掏出一块荷氏塞进嘴里再深吸一口气。
呼——。
十足的清凉气儿贯穿鼻腔,爽到不行,瞌睡都给吓跑了。
魏无羡看了看课表。

立马起身收拾了一下污七糟八的课桌。喝了一半的不加糖奶茶,雀巢咖啡听睡在桌腿儿旁,揉成一团的炫迈,歪了的书立,散了一桌的圆珠笔。
费了很大的劲儿才让书桌显得不那么乱。

"魏无羡…你这?又是蓝老师的课?"
江澄在后边囔囔道。

嘘—— 。
竖起骨节分明的食指立于唇边薄唇微启呈o形齿贝中发出一小节儿渡气的声音。
魏无羡朝江澄眨眨眼。

江澄别过脸狠狠地啧了两声。

预备铃响了。
魏无羡火烧眉毛似的朝斜前桌绵绵借了一块镜子还不忘瞎撩得人家脸红心跳。对着镜子臭美了一番。理理领带抚平褶皱衬衫扣好。端端正正的将双手叠好放课桌上,目光璀璨闪烁。
余光扫过表。
倒数。

3、2、1。

沉稳的脚步声如约而至。
擦得锃亮的皮鞋,被厚重深蓝色西装包裹着的大长腿,恰到好处的腰身,略斜的宽肩。白色的衬衫打底,淡蓝色的领带。没有任何夸张的修饰,也就算平平淡淡。但在魏无羡眼里确是那么的不一样。

蓝忘机扶了扶泛着银光的眼镜。
喉结上下滚动。

"同学们,打开语文书。翻到第23页。"

低音炮。

魏无羡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翻书,蓝老师叫翻书了。"同桌温宁屈肘戳了戳魏无羡小声道。

魏无羡并未理会,单手托腮欣赏得得劲。
不料,一个粉笔头飞来,眉心中弹。

"魏同学,不要走神。"
蓝忘机开口训斥道。
耳尖却是红得一塌糊涂。

单手团成拳头抵嘴边低呵一句。
胡闹。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醉心于你的一举一动。
挺稀罕你独一无二的气质 。能在钢厂一大波子人里轻而易举挑出你那种气质。

你。

耸起眉峰笔尖闪光。你逆着光,写字做题的每一帧都似神仙下凡,定格在我的心窝。骨节分明白皙得过分的手指轻巧地顶着笔旋转,睫尾微颤,抿紧的唇瓣。我不敢在你身上多留意,生怕又是一次陷入幻想。

篮球场。
随意撩起胸前那块布擦拭鼻尖滚落的汗滴,隐隐约约露出的漂亮人鱼线。哦,差点忘了那标志的大长腿。此人最吸引我的地方。从细长硬直的跟腱开始到埋没在大腿深处的部位。每一处都是我所中意的。
Perfect。
钢厂式发音顺带了个响指。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想在清晨拨开薄薄迷雾擦亮你的眉眼。
想在夜晚浅睡在你耳边毫不在乎形象。
想在分神的高三课堂上被你轻声警告。

其实我想的全是你。
不关乎其他。
希望在梦里你能走进我的温柔乡。

这些话,最终还是被压在枕头底下。
也许,伴着书墨味儿。
一夜无梦。

第一人称顾飞视角

我。
帅。
花式帅。
闪电霹雳不要脸帅。

本人换上带杠小脚运动裤宽松白t反扣上骆驼色棒球帽。细框眼镜不怎么端正的架在鼻梁上打下一片剪影。哦,对了这是男朋友买的。右肩随意的挎着摄影包,朝蒋丞款款走去。

啊,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刻意的去看蒋丞的表情。嘴角隐忍着为了不让大幅度的上扬过于夸张,耳尖熟透了似的红。

我便证实了我的这个观点。

你飞哥还是很帅的。

“元宵快乐ーー。”
蒋丞冲着手机镜头笑得灿烂。长臂一勾将顾飞揽进怀里顺势比个v。

不料唇边一热,蒋丞带着凝固的微笑眼珠子往下一瞧,一只白胖圆润的元宵满当当的搁在白瓷勺里靠在他唇边儿上。

“烫不烫?”顾飞微微撅起嘴吹元宵的样子,一改他霹雳爆炸高冷的形象,违和得让人看了想笑。但蒋丞心里暖得一塌糊涂。

蒋丞轻启薄唇将元宵一口含进嘴里,暖乎乎甜甜的,就像眼前的这个人一样。

视频录制时间快到尽头了,不知是顾飞掐着点儿还是什么。说完这句话之后,视频刚好录制完成。

“我和丞哥还会有无数无数个元宵节。”

当然,群发了出去。
不出所料,回复除了问安道谢以外应该就是元宵节也不放弃虐狗吧。

顾飞视角

剪不断理还乱的泛黄过去扑面而来。

像是一头沉溺进大海慢慢坠落。
闭着眼睛,停止换气。
可能是想去另一个地方吧。

意料之外的意外,我的救赎正朝我慢慢走来。



入夜。
窗边忽的席卷来夜风冷得顾飞虎躯一震。
侧身长臂一捞想借借身旁自带热量的火炉的温度。
却得一空。
迷糊上劲了,两臂一曲醉醺醺地支起上半身。
不料,一团温热带着烟草气息的东西轻轻地敷在试图睁开的眼睛上。
顾飞努力的感受了一下。
大概是...手?
“小兔子乖乖,快睡觉觉。不睡觉觉,丞哥来了。”
仿佛是夹杂着隐忍的笑意,低沉磁性听着听着就能提高血液流速集中到某一要害的声音独一无二专属于某位夜来嗨的学霸。
顾飞脑子里还没构思出怎么爱抚蒋丞,迷迷瞪瞪的又睡着了。
恍惚间,耳边温热酥麻。
“我还在。”